如果大家忘记网址,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www.(01~50)dxj.com 例如: 01dxj.com 02dxj.com 03dxj.com 04dxj.com 来访问本站,记住1到50大香蕉,就不会迷路!
公告: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!如果您觉得大香蕉好,记得告诉您的朋友!
郑重声明: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!请勿相信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!(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.com)
  • 【美女留学生之淫荡往事】
我叫吴哲,是个淫荡的女孩。今年大三的我,身高162厘米,体重46公斤。在日本留学的这些年里,因为身材好,性格开放,让我在学校里很受男生欢迎哦。
  今年暑假,我跟不回国的同学约了到东京的居酒屋,共有四男一女,其中有男同学大伟、皮皮、中南和龙哥,女生当然就是我了。我们吃了点心和啤酒,起了兴,他们四个男生就拼命向我敬酒,因为只有我一个女生,我可不想扫他们的兴,于是一杯接着一杯跟他们喝,没多久我就有了醉意,反应也变的越来越迟钝。大伟把我叫出包厢,带我来到居酒屋的另一个小隔间,然后突然开始吻我。他的手不客气的将我身上的奶罩扯掉,我的大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,他一看到我的奶子,便往我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,另一手也 在我奶子上搓揉,我连忙喊叫着呻吟了起来“啊…大伟…不要…呃…不要…啊…啊…”
  大伟一看我已有了反应,就拉下了拉链,掏出他早就硬了的大鸡巴,将我转身趴在洗水台前,他掀起我的裙子,把我的丁字裤往下扯便说:“哇!吴哲你个小骚货,你今天穿丁字裤就是准备来让我们干的是吧?”我摇着头否认:“我没有…今天穿是因为晚上还要约会啊。”
  “贱人,又跟那个菲律宾人乱搞吗?”他不理会我就将手往我骚穴上抠,我在他的抠弄之下,我便意乱情迷不能自己的淫叫起来,我的骚穴在他手指快速抽插之下,也已湿的不像样了,他得意的对我说:“吴哲你好湿,你现在一定很想被我干是不是啊?”
  我用我剩余的理智摇头否认,他突然将手指抽了出来,我的骚穴也因而有了些许的空虚,那知他这时却将他的大鸡巴往我骚穴上磨擦了起来,我被他磨的心慌意乱,整个骚穴骚痒难耐而不停的淫叫,他也看出了我的反应便对我说:“怎样?想不想被我干啊?要说实话喔!不要违背你的生理反应喔!”
  终于情欲战胜了我的理智,我便点头承认了,但大伟并不放过我,接着说:“想啊!你这小骚货!那就求我干你啊!我没得到你的同意,我不敢干你啊!快啊!想我干你就快求我啊!吴哲你个小骚货!”
  ?我现在只想被大伟的大鸡巴插入骚穴止痒,抛开了自尊就不知羞耻的说了:“呃…求你…求你干我…呃…呃…吴哲的骚穴好难受…快用你的大鸡巴…帮我止痒… 呃…呃…求求你快干我!”
  大伟不等我说完,便突然将他的大鸡巴往我骚穴插了进去,我被他这突如来的举动也高声的淫叫起来,他毫不客气的猛力抽插着,手还不时的揉着我的阴蒂,让我几乎快承受不住:“啊…啊…慢一点…小力一点…啊…啊…你会插死吴哲的…啊…啊…”
  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,仍然对我死命的抽插着:“妈的,干死你这个小荡妇,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小贱B!立命馆这么多女人,没见过像你那么贱的。”
  在我不断淫叫的同时,我看到了隔间门口不知那时已站了其他男生在观看这场活春宫,他们每个脸上都带着邪恶的淫笑,我觉得好羞耻,想起身逃离大伟的抽插,但大伟两手由我身后绕过,扣住我的奶子大力的搓揉,下身也更猛力的干弄着我,我受不住他这般的狠干,淫叫声也不绝于耳,这时皮皮开口了:“哥们,怎样?我说的没错吧!吴哲一定好干!干的爽不爽啊?”
  “爽啊!爽的不得了,吴哲的骚穴就是不一样,又紧又好干,奶子又大,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!”大伟得意的说着。
  听到大伟这么说,他们四个男生开心的大笑了起来,这时龙哥也开口了:“喂!小老弟不好意思啊!我们两个学长先干啊!”
  “没问题!敬老尊贤嘛!龙哥不用客气你先来啊!”皮皮和中南他们两个嘻嘻哈哈的说道。
  这时龙哥走向马桶,将马桶盖放下来,大伟也将我拉向马桶,让我手撑在马桶盖上,龙哥掏出他的鸡巴就往我嘴上送:“吴哲小贱B快,快帮龙哥我好好舔一舔,龙哥保证等会把你干的爽上天!”
  我虽想反抗,但却被龙哥扯着头发,一手掐住脸颊将嘴张了开来,他们两个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干着我上下两张嘴,身后的大伟狠狠撞击我的屁股发出了啪啪声,大伟边干着我边对皮皮说:“喂!你们几个继续吃饭啊!我怕吴哲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太爽,叫的太大声会被外面听到,你们去吃饭,等我们好了再换你们干!”
  说完皮皮他们三人就回去继续吃饭,大伟每次都猛力的插到底,很快的我的小腹一阵收缩便高潮了,两腿也不住的抖着,大伟见状便加速的冲刺着,没多久就在我骚穴里射出了精液,当大伟抽出鸡巴时,龙哥便让我坐在马桶上,将我两腿高高抬起,用力的将鸡巴插入我骚穴里,我也看到了他的大鸡巴在我骚穴里快速猛力的撞击着,我忍不住的放声淫叫,龙哥兴奋的说:“小贱B,龙哥干的你爽不爽啊!听你叫的那么大声,一定很爽吧!是不是啊?”
  ?我已被他干的情欲高涨,也不知廉耻的回应他:
  “爽…啊…啊…好爽…啊…龙哥好会干…啊…干的吴哲好爽…啊…啊…吴哲快被…两个哥哥干死了…”
  当我这样说时,被大伟出去叫进来的中南给听到了:“干!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破B了,长的就一付欠人干的样子!今天就让我们兄弟干死你这个臭贱B”说完便将他的鸡巴也插进了我的小嘴口交,我就这样被他们干流的上下干着,一直到了换皮皮干我时,大伟进来说了:“皮皮,这样干不够刺激啦!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!”
  “那你说啊!要怎么玩法才够刺激?”皮皮问道。
  “我们把日本同学一起叫来,让他看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贱样!怎样?这样够刺激吧!”大伟看着我邪恶的说着“哇!好啊!反正她也不是我们的马子,就让她被干的婊子样分享给别人看,我们也不吃亏啊!”皮皮兴奋的附合着大伟,说完大伟便打电话给日本同学让他们一起来。
  我只能死命的摇头求皮皮:“皮皮…不要…啊…啊…求你不要干我给日本人看…很丢脸…啊…啊…”
  中南大骂:“贱货,自己给菲律宾人干,上学期还和印尼人群P,以为我们不知道?丢中国人的脸啊。现在给日本人看不行?贱货!”
  皮皮根本不理会我,只是更力猛力的干着我,我也不断的继续淫叫着,没多久包箱门开了,日本同学松岛来了。松岛刚经过这家店,接到了大伟的电话,于是看到了这一幕。他呆在了包厢门口。
  皮皮刻意的狠狠将我干的淫叫不已,这时我看到松岛不自主的抚摸着他的裤档,皮皮见状就说:“小贱B,想不想被松岛桑干啊!我叫松岛桑来干你好不好啊?”
  我被皮皮干的已神智不清的回应着:“啊…啊…好…我要松岛桑…干我…啊…啊…松岛桑…快来干我…啊…啊…吴哲好欠干…快来干我…”
  松岛听我这么一说就傻住了,这时大伟和龙哥也走过来了,大伟便用对松岛说:“兄弟,你想不想干她啊!这小贱B蛮好干的喔!奶子又大又软,骚穴又紧又会吸,你想不想试试啊?”
  松岛在中国生活过五年,中文流利,他吞了吞口水说:“真的可以吗?我真的可以干她吗?”
  “当然可以啊!吴哲这小贱B很欠干也很耐干,我们四个中国人都干过了,也不差你一个日本人,今天就当你走狗屎运,便宜你了,你要不要干啊?不要的话我叫别的日本同学来干了!”
  “要,当然要,不干白不干!”说完他便掏出鸡巴走向我,将鸡巴也插进了我嘴里插送着,没多久皮皮终於射了,而松岛的鸡巴也被我小嘴插硬了,当他正想把鸡巴插进我骚穴时,被龙哥阻止了:“等一下,我们在站着看很累,不如到走廊里去干吧!这样大家可以坐着欣赏现场活春宫表演!”
  说完松岛和皮皮就将我拉起,进到了包箱,他们便将桌面清空,让我躺在桌面上,松岛架起了我的腿便不客气的将鸡巴抵住我的骚穴干了进来,他们四人在旁边拍手叫好着,松岛也兴奋着两手揉着我的奶子干着我说:“吴哲你好大的奶子,真的好软,骚穴好紧好会吸喔!干的好爽喔!”
  他们四人淫笑着对我说:“小贱B,松岛哥哥干的你爽不爽啊?你喜不喜欢这样被我们插啊?”
  我这时的情欲已控制不住我的理性,我不知羞耻的说着:“啊…啊…爽…好爽…我喜欢…被你们干…啊…啊…我喜欢…被你们插…啊…啊…我要天天…被你们干…被你们插…啊…啊…穴穴爽死了…吴哲的贱穴要被你们干烂了……谢谢…你们干我啊…啊…我…要被干……的升……天…了……”
  他们四人听我这样说狂笑着,而松岛见状便露出不屑的目光看着我,用他学了五年的中文说:“干!你真贱耶,这么欠人干啊!中国女生都像你这么贱吗?你一定被很多人干过了,真是个烂婊子一个!”接着他转头问皮皮:“吴哲这臭婊子是不是APU的公共厕所啊!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,真是有够贱的!”
  皮皮得意的回答:“对啊!我早就看出来了,吴哲她长的一付婊子样,我们是计划把她栽培成校园公厕啊!你放心,以后我们来这吃饭时,一定约她来给你干,到时你叫其它日本同学一起来干!”
  ? “真的吗?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松岛接下来边干我边不断用日语里不堪入耳的言语羞辱着我。他渐渐加快速度抽插着我,终于在我骚穴里射一大堆精了“我要先去上课了,等会有空再来干她一炮,谢了!让我干到这么婊的贱货!干的真是他妈的超级爽!”松岛说完穿好裤子便离开了,接着我一再而再次受到他们轮翻的奸淫,在高潮不断之下我的淫叫声也不断的充斥在包箱内,干的我高潮连连,我不知本是单纯的出来唱歌玩乐,小穴却变成了他们众人的性玩具,虽然心理上觉得羞耻不已,但不可否认在生理上,我被他们干到爽翻了天。
  第二天我不想上课了,就在家里休息。没想到有人敲门,我去开门,发现学弟阿光站在门口:“吴哲学姐你一个人在家啊?”
  “对啊!今天累了,就只剩我一人在家了!”阿光是我学弟,又是我邻居,我对他说话时也就很放松。
  “对了,上次我借了你可课本,你要不要现在上来拿?”
  “田中桑的书?现在啊?”我忽然想起我刚洗好澡,内衣内裤都没来得及穿,这样子到一个男生家好像不是很妥当,“嗯!那你等我一下,我换个衣服就来。”
  “不用!就在楼上而已,你只是上来拿一下就下来了,何必那么麻烦呢?”
  我心想也对,拿了书就下楼了,何必多此一举:“好吧!那我们现在上去拿!”
  于是我与阿光上楼进了他家,进到他家时,他家也空无一人,问他才知道他室友孙浩跟同学去打篮球还没回来,他家也只有他一人在家,阿光哥是大二的学生,而他室友孙浩是大四学生,是我的学长,而我也知道孙浩对我一直有好感。
  我进到阿光房里,书柜上放着好多穿着立命馆纪念衫的女孩子的照片,我一看,好像都是阿光女朋友的照片。阿光哥悄悄的走到我身后,双手轻轻扶着我的腰说道:“吴哲学姐,你身材很好喔!”
  我笑着说:“那有?还可以啦!哪有你女朋友的好?”
  接着阿光哥说:“我女朋友也没你好。你做爱的经验一定很丰富喔!有多少人干过你的浪穴喔?”
  我吓一跳回头望他:“学弟你怎么知道?难道你也想……?”
  ?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阿光一把给抱在怀里,我拼命挣扎想脱离他的怀抱,可是他的力气很大,我根本就挣脱不开:“学弟,你干嘛?快放开我!”
  ? “少装了学姐,你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就下楼,不是摆明了勾引男人来干你吗?  不要不好意思承认了!”
  我又急又羞:“我哪有?不是这样的,你放开我,我要回家!”
  “开玩笑!送入口的肥羊,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你走,要走也要等我干完你才能走啊!别装纯情了,你都不知道给APU的多少人干过了,也不差我一个啊!”
  说完就将我压在床上,开始动手扯着我的T恤,揉捏我的奶子吸吮着“不要…啊…不要…啊…放开我…”我挣紮着想脱离他的魔掌。
  “哇!好大的奶子,好软好好摸喔!真是个大奶妹!”边说边用手大力的搓揉着。
  “阿光…你放开我…不要啊…救命啊…”我企图用呼救声,看能不能吓退他,没想到他的唇随即就压上了我的唇,阻止了我的呼救,同时舌头无赖的伸入我的口腔里,与我的舌头缠绕吸吮挑逗着,而手指更加在我的奶头上使劲揉捏着,我渐渐被他挑起了情欲,也开始呻吟喘息了起来,阿光看我有了反应,便放开我的唇低头专心吸吮我的奶头,一手继续揉捏我的奶子,另一手伸进我短裙内开始逗弄我的阴核,我的奶头和阴核都非常的敏感,经不起他如此的挑逗,终于忍不住淫叫了起来:
  “嗯…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不要啊…”
  “不要,不要什么啊?吴哲小骚货,不要停是不是啊?”阿光说完,更大胆的将手指插入我小穴抽插着“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停…啊…我会受不了的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啊…”
  阿光听着我呻吟的求饶着,手指在我小穴内的抽插也就更加的快速起来,而我的小穴在他的抽插之下,淫水已开始泛滥,整个小穴已湿的不像话。
  “啊…啊…阿光不要啊…啊…我快受不了了…啊…啊…快停手啊…”
  “吴哲,你的小穴好湿喔!好像在说着,它好欠干,好想被大鸡巴插耶!你说是不是啊?”
  “啊…啊…别再插了…啊…啊…好痒…好难受…啊…啊…求你…求求你…”
  “求我?求我什么啊!求我干你吗?很痒是吧!想让我的大鸡巴插进你小穴里,帮你止痒是不是啊?”
  我被他挑弄的已没了羞耻心,便发浪的回应着:“啊…啊…对…我好难受…  啊…快用大鸡巴干我…啊…快…求求你…快…”
  听我说完,阿光便将我T恤脱掉,站在床底下将我双脚拉至床沿,接着脱下他的短裤,露出他那硬的吓人的大鸡巴,撩起我的短裙,就顶住我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我被他这一插,尖声的淫叫了起来:“啊……好大…啊…你插的好狠…啊…啊…”
  阿光哥双手绕过我双脚,用力的揉着我的奶子,下身的鸡巴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顶着,每一下都顶到了小穴深处,我被他这种干法,顶的哀声连连“啊…啊…你好狠…顶死我了…啊…啊…我会被你…干死的…啊…啊”
  “干!好爽,从没干过奶子那么大的骚货,今天真是赚到了,真他妈干的好爽!”
  我被他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小腹一阵抽搐高潮了,接着他将我拉起,用不同的姿势不停的干着我,最后将我推向书桌,让我趴着像母狗一样,从后面干着我,我的小穴在他大鸡巴不停的抽插之下,不断的发出噗渍噗渍的淫水声,我的奶子也不时淫荡的晃动着,半个小时内,我已被他干的高潮了三。四次,在我被干的意乱情迷的同时,完全没注意到客厅的门开了有人回来了。
  “啊…啊…吴哲不行了…啊…啊…我又升天了…啊…浪穴快给你干死了…啊…啊…”
  “小母狗,阿光干的你爽不爽啊!学姐,你叫的好浪好贱喔!听的真是爽,没想到你外表长的那么清纯,其实骨子里是个欠干的骚浪货,活像个婊子一样!”
  “啊…啊…对…吴哲是欠干的小母狗…啊…我被阿光哥干的好爽…啊…阿光哥好厉害…好会插穴…啊…我太喜欢被阿光哥乱干了…啊…啊…”
  在我说这话的时候,孙浩已走到了阿光的房门口,他讶异的看着我们,楞在了原地:“啊,你们…吴哲,怎么是你?你们两个几时搞上的?”
  ?我听到孙浩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顿时觉得好羞耻,本想起身逃离,但上身被阿光用力的压着继续大力干着穴,淫叫声也因此停不下来。
  “你别误会,这骚货不是我马子,她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,就跑上来找我,不是摆明送上门叫我干她吗?我如果不干吴哲这骚货,岂不是太对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?”
  “学弟,你…你怎么可以这样?你明知道我喜欢吴哲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?”
  “喔!孙浩你别傻了好不好,你没听到她的叫床声有多浪吗?你以为她有多纯情喔!你如果看到她刚才饥渴的求我干她的贱模样,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干!有多贱了,她这叫婊子装纯情,你还当她是贞洁烈女喔!”
  我被阿光一讲,觉得羞耻的无地自容,没想到居然被一个爱慕我的人,看到我被干的浪荡模样,更惨的是,我因被干的无法控制不断的淫叫,而无法辩驳,这无疑是呼应了阿光的说法,这时我也看到了孙浩露出了鄙视的表情,阿光的下身快速的抽插着我,而孙浩终於受不了了,他丢下篮球走向我,阿光也将我从书桌面拉起,让我跪趴在椅子上,仍然从后面干着我。
  孙浩走到我面前,便脱下运动短裤,掏出他的大鸡巴,就往我嘴里送,他们俩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我,没多久阿光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我知道他快射了,他捧着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干着:
  “吴哲,小骚货,干死你,你这个臭婊子,射在你里面好不好啊?”
  我被他这样的猛干法,无法承受的放开孙浩的大鸡巴开张了嘴:
  “啊…啊…好…啊…我是安全期…你尽量射在里面没关系…射多一点啊…啊…好烫啊…射死我……爽死了…”
  接着阿光便顶住我的小穴,不客气的在我小穴里灌满了他的精液,当阿光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鸡巴时,孙浩便将我拉起,用力的甩在床上,他站在床沿抬起我的双脚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,狠狠的将鸡巴插进了我小穴里,一下下用力的顶着:“操,吴哲你个贱货,亏我还这么喜欢你,没想到你这么贱,既然你这么欠人干,今天我们哥俩就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烂货!”
  孙浩边说边用力的干着我,我的屁股也因此发出了啪啪的撞击声,我没想到平常斯文温和的孙浩,此时却变得像一头猛兽一样,我觉得我快被他给干穿了。
  “啊…啊…孙浩哥哥…啊…小力点…慢点…啊…啊…我会给你干死的…啊…啊…”
  “对!我今天就要干死你,你这不要脸的婊子,这么欠干,这么贱,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,妈的,下贱的滥货!说,被我们兄弟干的爽不爽,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,你的贱穴没男人干不行啊?”
  “啊…啊…学长…不要这样对我…啊…啊…我已经够丢脸了…啊…啊…”
  “操!你说不说你,你不被我干死不甘心是吗?”说完他更猛力的顶着我的小穴。
  “啊…啊…我说…我说…啊…我下贱…我欠干…啊…我是不要脸的婊子…啊…我没男人干不行…啊…啊…我被很多人干过…最喜欢你们俩的鸡巴了…干的好爽…啊…啊…”。
  我说完时,孙浩的脸上更显示出不屑的鄙视表情,而在一旁观战的阿光也开口了:“孙浩,我没说错吧!这骚货够贱够浪吧!你看她被我们干的爽成这副德性,你信不信,以后我们想干她时,她一定马上自动送上门来,这种免费的婊子,我们不干她,那不是太白痴了吗?”
  “是啊”,孙浩一边干我接口道,“我是听说大伟他们昨天好几个人一起干了她,刚开始我还不信,现在是信了。不知道立命馆是不是她最骚了。”
  “肯定是,还有谁比她更骚更贱?”
  孙浩接着说,“APU这么大,估计干过他的人没有一百个也有两百个,就不知道几个人射进过他的骚穴。”
  我在孙浩的狠干之下高潮不断,羞耻之心早已抛到脑后,无意识的不断淫叫着,听他这么说,我一边撅起屁股一边回答:“啊…不超过……不超过二十个…啊…啊……真的…不……好舒服…啊…啊”
  孙浩将我翻身趴在床沿,继续从后面用力干弄我,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荡的晃动着,他渐渐加快速度:“操!欠人干的小母狗,我操死你,贱货,不要脸的婊子!今天我就当第二十一个射进你的小骚B的。”
  阿光大笑,“忘了我了吗?我才是第二十一个。”
  终于孙浩顶住我小穴低吼一声,将精液射进了我小穴里,我也同时又达到了高潮,双脚无力的抖着,脑筋也一片空白,他抽出了鸡巴,回头用不屑的眼神对我说:“干!吴哲贱货,怎样?被干的爽不爽啊!妈的,吴哲臭婊子,你真的有够下贱耶!”
 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阿光的房间,此时的我还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温,心里不知该恨阿光干了我,让我这般骚浪模样给孙浩看到,还是该自认活该。
警告: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!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。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! 免责申明
[大香蕉,大香蕉网,久久热大香蕉,伊人在线大香蕉,大香蕉手机电影,大香蕉电影网 ,大香蕉官方网站] 版权所有 © 2010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